首 页 基地介绍 科普动态 科普文章 科普画廊 科普视频 科普委员会 科普专题 关于我们
美国修改GDP统计方法,SNA2008新标准将在世界范围内推广
2013-09-10 00:00:00.0   浏览次数8267

                                                                                                高培德               (上海新泰高新科技研究与发展基金会)

摘要:介绍了目前统计使用GDP定义的优缺点、2009年联合国统计委员会提倡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2008统计新标准。SNA2008新标准中无形财富对一国经济发展更趋重要,知识产权产品占GDP比重将达40%的。采用新标准是全球向创新型社会迈进的一个缩影。面对新标准即将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中国的统计方式改革也迫在眉睫。

关键词: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SNA2008   GDP

  美国商务部下属的经济分析局(BEA) 2013年7月31日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按SNA2008新标准调整后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核算方法,以及根据新方法修订的经济数据[1]。根据新的核算方法,美国将研发投入和娱乐、文学、艺术产业的支出等原本纳入成本的部分,以及养老金赤字、住宅所有权转移成本等计入核算范畴之后,其2012年GDP总量增加了3.6%,即5598亿美元。采用了新的统计方法后,美国从1929年至2013年第一季度连续数十年的经济数据全部得到修正。美国1929年至2012年期间年均GDP增速修正为3.3%,较以前核算数据高了0.1%;2002年至2012年期间年均GDP增速修正为1.8%,也比以前的数据高了0.2%。同时新核算方法也将2010年和2012年的GDP增速分别上调0.1%和0.6%,但维持2011年数据不变。

  美国GDP修正后的数据较之前有了明显的提高。从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美国经济已经开始缓慢复苏。在修正数据下,回看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也不像之前分析的那么严重,其中2008年第三季度从原先的下跌3.7%修正为跌2.0%,第四季度则从下滑8.9%修正为下滑8.3%。

  新的GDP核算方法给美国带来的“福音”还不限于此。根据新的统计,美国过去十年的储蓄率显著上升;与此同时,随着GDP总量提高,联邦债务占比也相应下降。

   这次美国采用新的GDP统计标准后首次公布GDP增速,反映出美国经济基本面有所改善,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情绪。隔夜纽约股市高开,道指盘中创下历史新高;欧洲市场主要股指全线飘红。大宗商品方面,纽约油价受到利好支撑上涨;避险情绪缓和,纽约金价走低。

美国此次调整的意义在于,能够把长期以来无法被传统GDP核算所识别的无形资产有形化资本化,真正体现了美国以创新经济为主导的新兴经济形态,以及技术密集型和服务型的新产业结构特征,凸显美国经济增长出现新源泉的现实。此外,《华盛顿邮报》还指出,修正后的经济增长数据更加符合就业增加的趋势,表明未来将持续更稳健的雇佣数据。

 

  • GDP的定义和优缺点[2]

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是指经济社会(即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运用生产要素所生产的全部最终产品(物品和劳务)的市场价值。也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它是对一国(地区)经济在核算期内所有常住单位生产的最终产品总量的度量,常常被看成显示一个国家(地区)经济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生产过程中的新增加值,包括劳动者新创造的价值固定资产的磨损价值,但不包含生产过程中作为中间投入的价值;在实物构成上,是当期生产的最终产品,包含用于消费、积累及净出口产品,但不包含各种被其他部门消耗的中间产品

  一般认为GDP有五个方面的优点:

1)GDP能够反映国民经济发展变化情况;

2)为国家以及各个地区经济发展战略目标和宏观经济政策提供了重要工具和依据;

3)GDP为检验宏观经济政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提供了重要的检测工具;

4)GDP也是对外交往的重要指标,因为在世界上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地位指标,很多与GDP有关,每年,联合国都要根据各国的“人均GDP”进行排名,来提供反映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依据。可以说GDP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承担的国际义务和权利,决定了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影响到国家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

5)GDP的统计比较容易,其具有统计数据准确、重复计算少等优点,作为总量指标,它和经济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失业率这三个主要的宏观经济运行指标都有密切关系,是国家制定宏观调控政策的三大指标中最基础性的指标。

  总之,GDP能够提供一个国家经济状况的完整图像,帮助国家领导人判断经济是在萎缩还是在膨胀,是需要刺激还是需要控制,是处于严重衰退还是处于过热之中。甚至有人认为该指标像灯塔一样,能使政策制定者不会陷入杂乱无章的数字海洋而不知所措。

  虽然说GDP有其优点,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GDP也有其缺点。随着各国经济的发展以及一些新的问题出现,依靠GDP指标也带来很多问题,各国也开始采取新的指标。GDP指标的缺陷一般认为有以下四点:

1)GDP 不核算家庭为自己提供的没有报酬的家务劳动,不能完全正确反映社会的劳动的成果;

2)GDP不能反映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和资源消耗的代价。也就是说GDP无法衡量增长的代价,不能度量因环境变坏所付出的社会成本

3)GDP不能完全反映物质满足人们需求的普遍性;

4)人均GDP还掩盖了收入差距的扩大,不能反映财富分配的公平性,不能综合反映人均生活质量,不能衡量快乐、幸福等价值判断。虽然,单纯利用GDP指标来衡量地方官员的政绩,有助于激励地方政府官员努力实现更多物质产出的积极性,但有可能会导致诸如生态环境和竭泽而渔的短期行为。

  

二、SNA2008新标准将在世界范围内推广

    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是以全面生产理论为基础,运用会计账户方法对一定时期一个国家或地区国民经济活动的全部内容进行系统的统计核算,为宏观经济分析、决策和管理提供客观依据。

SNA由联合国下属负责统计的机构指定,通常每5年修订一次。2003年,受联合国统计委员会委托,联合国、欧盟委员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五大国际组织主持形成并发布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08》( System of National Accounts 2008,简称SNA2008)[3],并鼓励各国在国民经济核算中采用这一新的国际标准。于是SNA2008成为目前SNA的最新版本。该版本提出的一项重要建议就是要将研发支出纳入投资统计。

  2009年,联合国统计委员会在第四十次会议上通过了将SNA2008作为国民经济核算的国际统计标准,并鼓励所有国家都尽可能按照SNA2008来编辑并报告其国民经济账户。所以,美国此次修改GDP的核算方法并非突发奇想。在引领“知识或创新兴国”的世界经济潮流方面,美国又一次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成为了第一个采取新国际标准的国家。对于新国际标准,除美国外,欧盟和日本也提出了实施的时间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欧盟等GDP核算新标准的推出将带来极大的示范效应,是全球正在向创新型社会迈进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美国此次修订GDP统计方法不仅是自1929年以来的第14次调整,某种程度上也是与国际接轨,响应了国际通行的第五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所提的最新建议。

专家表示,SNA新标准将研发投资纳入GDP统计,尽管面临各种技术困难,但符合当代世界经济由知识或创新主导增长的理念与实践。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用这些新的统计方法,相信不同国家会分享好的经验,将其推广到全世界。目前,尽管SNA最新标准尚未得到各国广泛的应用,但除了美国以外,包括欧洲在内的多数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将从2014年起按照这一标准提出的主要建议调整各自的GDP统计方式,中国的统计方式改革也迫在眉睫。

 

三、无形财富对一国经济发展更趋重要,知识产权产品占GDP比重将达40%

对于此次美国GDP核算方法的调整,媒体把新纳入统计的项目概括为“无形资产”,具体内容大部分属于软实力范畴。SNA-2008版本的新变化表现在,对生产性资产分类进行了较大幅度修订,并扩展了资产边界,其中最突出的变化就是R&D的资本化,这种改变直接的影响就是固定资产规模加大,非生产性资产减少;知识密集型行业资产规模加大;科技创新活动活跃地区的资产比重上升。比如,2013年,美国R&D投资重点领域有生命科学、信息通讯、能源和新材料领域。这些领域的资产比重将会有所加大。美国经济分析局特别将这些“无形资产”称作“21世纪的组成部分”,反映出美国政府强调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同时也是对以创新为基础的知识产权产品的尊重与鼓励。经济学家表示,将研发支出算作投资,等于认可了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在美国经济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联博基金经济学家乔·卡尔森认为,“这使得GDP数据走出了黑暗时代并进入了21世纪。” 2010年的数据显示,知识密集型产业为当年美国经济贡献超过5万亿美元,约占GDP的34.8%,美国GDP核算新标准凸显了美国经济增长动力的变化。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戴维·巴克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无形资产极具重要性和价值,应将其视为投资。把握美国经济大趋势和新变化,需要充分理解美国经济增长的结构信息以及本次统计方法更新带来的深层影响。新GDP统计方法将研发、版权等知识产权纳入统计,美国经济被忽略已久的稳定增长动力被再发现。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力度相对较为强劲,但离复苏后的繁荣还有较大距离。

新GDP统计方法最重要、影响最大的,是将研发、版权等知识产权纳入统计。笔者测算了这一子类的规模、增速和对GDP增长贡献,结果充分显示了知识产权纳入统计的重要性。从规模看,去年二季度,知识产权投资规模年化值为6265亿美元,按照IMF2012年对各国名义GDP的统计,相当于少算了一个瑞士的GDP总量。再把知识产权纳入后,美国GDP构成中,投资占比从14.35%上升至16.13%,消费占比从70.86%下降至68.32%。从增速看,1947年以来知识产权投资的历史平均增速为6.75%,知识产权项下三个子项软件、研发和娱乐版权的历史增速分别为17.73%、5.97%和4.02%,增速都高于消费3.41%的历史增速。危机以来,知识产权投资依旧实现了2.37%的季均增长,增速还是高于消费季均的1.12%。从贡献看,危机以来,美国实际GDP季均增长0.83%,其中知识产权投资就提供了0.088个百分点的贡献。

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将逐步完成经济形态由劳动密集型到资本密集型再到知识密集型的全面转变,GDP的核算方式自然而然也应该相应做出调整。倘若按照新的GDP统计方法计算,知识产权产品在GDP中的比重将高达40%,预计未来知识产权产品比重还将增加。

英国《金融时报》当天发表评论称,此次修订使人们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发生的“大衰退”有了新的认识,其深度并不像此前所认为的那样大,而复苏也比此前所认为的更加强劲。这个认识的变化很可能对美联储相当重要,将进一步强化美联储对此轮复苏健康状况的信心。

美国经济分析局主管国民经济核算的布伦特·莫尔顿当时声称,在美国GDP的新算法中,企业、政府和非营利机构的研发费用支出将被视为固定投资,有关娱乐、文学及艺术原创支出也将作为固定投资纳入统计数据,另一个类别将包括电影、长期电视节目、图书、录音等;此外,包括房屋交易时的多项税费和固定收益养老金计划赤字等也将并入计算。这些新指标的纳入将影响包括GDP、GNP(国民生产总值)和GDI(国内总收入)等经济数据。数百亿美元“无形资产”将被纳入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反映美国经济产出构成的不断变化。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在测算一个国家软实力投资的价值。这样的测算,必然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

  

四、中国亟待采用SNA2008新标准,将研发支出纳入到GDP核算[4]

目前我国的GDP核算,重心在经济增长的数量上的统计而难以度量经济增长的质量,另外,传统GDP核算只限于那些货币化的部门进行评价,而忽视了资源损耗与环境问题等,即其核算难以计量社会经济发展成本,不能反映一个国家和人民当前和将来净福利的变化。

SNA-2008版本的新变化表现在,对生产性资产分类进行了较大幅度修订,并扩展了资产边界,其中最突出的变化就是R&D的资本化,这种改变直接的影响就是固定资产规模加大,非生产性资产减少;知识密集型行业资产规模加大;科技创新活动活跃地区的资产比重上升。比如,2013年,美国R&D投资重点领域有生命科学、信息通讯、能源和新材料领域。这些领域的资产比重将会有所加大。

  事实上,随着全球经济发展实践和经济学理论不断变化和演进,现有的GDP统计已不能准确反映国民财富增长情况,不能反映经济发展质量的差异,不能反映社会福利的改善情况,更不能反映资源消耗、环境损失以及人力资本投资、技术进步等无形资产的真实状况,国民经济核算的全面性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是国际上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展的大背景。

  可以说,当前国际上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创新与拓展不仅是统计方法和统计口径上的调整,其背后也反映了人类经济发展观以及对财富认识的变革,反映了可持续增长和包容性增长的发展理念。

  现有国民经济核算基本是有形财富的核算,但事实证明,无形财富对一国经济发展越来越重要。一国无形财富的总量和构成不仅是生产力的基础,也影响着未来产出的水平和可持续性,并成为一国财富之源。以美国为例,其自然资源只占其全部财富的很小一部分——通常是1%-3%,但是其与机械设备、人力资本、科学技术、以及强大的产权结合起来就生产出更大的价值。

  美国GDP统计的新调整正是顺应了全球未来经济增长的大趋势,并有望引领美国继续占领后危机时代全球竞争的制高点。面对这一全球新趋势,中国该如何反思和行动?

  一直以来,中国都提出向创新驱动型国家转型,尽管这些年,创新投入出现稳步增长,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R&D突破1万亿元,与2009年相比接近翻番,占GDP比重为1.97%,然而,创新也不能只看投入,还有看创新能力和效率。国家创新能力仍明显低于OECD国家,企业远未成为技术创新主体,创新不足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软肋”,以“钢筋水泥”占大头的GDP价值构成已经凸现出发展模式的不可持续。

  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更加需要通过创新来解决诸多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因此,应加快研究制定我国国民经济核算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重点推进包括R&D经济核算在内的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框架,并以此为国民经济核算的标尺,进一步营造有利于激励创新的政策与制度环境,形成驱动创新内力,提升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真正推动经济向创新驱动型、质量增长型模式转变。

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陈凤英分析[5],美经济分析局曾透露,调整统计后将使美国1959年至2002年的GDP平均提高2.6%,年均增长升至4.6%,尤其是1995年至2002年,增速将升至6.7%(之前为3.1%)。以2012年为例,中国GDP相当于美国GDP的比重将降低1.5个百分点,中国GDP接近或超越美国的时间将至少推迟5年。

  

                             参考文献

1.   廖冰清,美国修改GDP统计方法或将颠覆历史.

http://news.hexun.com/2013-08-08/156895045.html.

2. GDP的定义. http://wiki.mbalib.com/wiki/GDP.

3. 张茉楠,中国亟待将研发支出纳入到GDP核算.

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130917/085016782944.shtml.

4. 美国推出GDP新核算方法:"中国超美国至少推迟5年".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3/0801/c1002-22408244.html.

5. 程实:新统计法勾勒出美国复苏中的隐忧.

http://finance.sina.com.cn/review/hgds/20130805/015416341253.shtml

 

 

【 关 闭 窗 口】
版权所有 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 沪ICP备05005483号
上海市长宁路865号 电话:021-62511070 邮编:200050